咨询热线:020-13187425

第621章 阴阳镇魂咒

“这是灵魂傀儡!”惊慌的眸子,看著数百道爆射而来的能量斩杀,较少司命惶恐的惊叹一起。数百道灵魂体同时发动攻势,并且用着完全相同的招式,较少司命第一时间推断他们是灵魂傀儡。数百道可怕的能量斩杀齐发,锐利刺耳的音爆声,令人耳膜剧痛吐血。“阴阳幻象!”较少司命没时间多想要,当面大喝一声,身影凭空消失了。“轰轰轰出!”“嗡嗡!”较少司命消失的瞬间,数百道能量斩杀相互碰撞,震动天地的巨响传到,发生爆炸中心,一道数万丈可观的黑烟蘑菇云冲天而起,极为壮丽。吞噬的能量涟漪肆无忌惮蔓延,虚空狂风大作,犹如飓风。若是有人观赛的话,一定会被这可怕的画面吓得魂飞魄散。好在风无尘反应及时,第一时间躲进了九重乾坤塔中,并移动到化神境灵魂体身后,这才免遭被可怕的能量波及。

第621章 阴阳镇魂咒

数百道灵魂体身前,不告诉何时汇聚着可怕的能量层,硬生生将吞噬的能量挡住下来。“咻!”远处高空,较少司命的身影凭空出现,面色惶恐的看著数百道灵魂体。“那个宝塔不简单。”较少司命皱眉道,若是一般的宝塔,决不有可能不存在这么多可怕的灵魂体。数百道灵魂体犹如九重乾坤塔的守护者一般,将宝塔维护于身后。可怕的能量涟漪骑侍郎去,风无尘已就是指九重乾坤塔之中出来。风无尘十分愤慨的看著数百道面无表情的灵魂体,一时间竟然真是话来。“他们样子不受我掌控!”许久之后,风无尘才惊叹一起,回忆起刚才数百道灵魂体齐齐发起反击,风无尘就不禁震惊。“风无尘,你这宝塔是何物?”较少司命皱眉问道。“杀死你的宝物!”风无尘怒喝道,意念动,就意欲操纵灵魂体进行反击。并能风无尘沮丧的是,灵魂体没什么所一动。风无尘脸色微变,怎么会这些灵魂体不不受他掌控?那刚才的反击又怎么回事?“怎么回事?不不受他掌控吗?”较少司命神情又怪异又困惑。“趁现在将这小子擒获!怕节外生枝!”较少司命皱眉暗道,趁着风无尘无法控制灵魂体,较少司命早已闪身过来。较少司命坚信,以他的速度,意味著能在一瞬间将风无尘活捉回去。“来吧!”无法控制灵魂体,风无尘虽说恼羞成怒,但也没有就让倚赖他们。瞬间移动!意念动,风无尘施展身法,手执龙神剑,装载势如破竹般的气势爆射而出有,丝毫不恐。可就在风无尘施展瞬间移动进行反击的瞬间,数百道灵魂体又有了动作。“咻咻咻!”数百道灵魂体集体闪身消失,身影屡屡闪光,十分怪异。察觉到灵魂体的动静,较少司命脸色忽然一逆,连忙退出了反击,身形闪身后退,冲破与灵魂体的距离。“这些灵魂体是针对我的吗?”较少司命咬牙怒道,他一使出,灵魂体才使出,他一动,灵魂体也纹丝不动。“这是瞬间移动!”风无尘愤慨得眼珠子都慢羚羊了出来。这一刻,风无尘再一明白了,意念无法操纵灵魂体,灵魂体的行动,几乎是根据风无尘的行动而行动。“原来如此!”风无尘总算摸明白了。“较少司命,你的死期到了!我要用你的鲜血拜祭龙神殿弟兄的在天之灵!”风无尘太早一起,手执龙神剑轰射出去。“咻咻咻!”果然,在风无尘使出的瞬间,数百道灵魂体齐飞,速度难以置信,带着反感的轰鸣声,令人深感深深的猜忌。数百位灵魂体瞬息而至,回来风无尘,一起对较少司命进行激烈的攻势。见状,较少司命脸色再次巨变,立即施展阴阳幻象抓住。数十位化神境,较少司命再行固执,也没有傲慢到能对付数十位化神境强者。“哼!你跑不了!”风无尘太早道。在较少司命再行经常出现时,风无尘第一时间察觉到,数百道灵魂体也察觉到了。“哼!臭小子,你别小看我!”较少司命凶猛怒道,双手随即文殊,催动着可怕的血脉之力。“阴阳镇魂咒语!”较少司命牙的一声厉喝,手掌莲花一股金色能量。较少司命一鞠躬,金色能量冲天而起,分为八份,各自朝有所不同的方位飞射而去,片刻后,在数百位灵魂体强者脚下,经常出现怪异的玄奥符纹,他们均被怪异而玄奥的法咒所困!数百位灵魂体,竟然被较少司命一人全部吞噬!“咒语!威吓灵魂体的法咒!”风无尘面庞阴郁下来,在这关键时刻,数百道灵魂体竟然被咒语所困。“哼!真为以为这些废物灵魂傀儡能对付我?”较少司命狂妄道,嘴角想起一丝丝自豪。“咻!”“嗡嗡!”话堕,较少司命知足鞠躬,一道数万丈可观的可怕金色能量斩杀长文而出有,气势滔天,攻势凶狠无情。“风无尘,你实在他们这些废物还能维护你吗?”较少司命冷笑问道,目露凶猛。看少司命这架势,是想第一时间杀掉灵魂体的威胁。

第621章 阴阳镇魂咒

较少司命担忧阴沟风浪,因此必需杀掉这些灵魂体。阴阳世家的阴阳镇魂咒语十分可怕,可以威吓修者的灵魂体,从而让输掉完全丧失了行动能力。数百道灵魂体,动不,似乎都中了少司命的法咒。风无尘对法咒不理解,邪龙神记忆当中,也很少理解阴阳世家,对法咒堪称一窍不通。此时此刻,风无尘心急如焚,数百道灵魂体一动不动,而他又不告诉如何扫除阴阳世家的法咒。“咻!”就在较少司命不解,风无尘心急如焚之余,一道白光,知足一闪而薨,速度打破数倍音速好比。白光一闪即逝,较少司命都没有看清楚是什么东西。“刚才的气息是......”较少司命的面庞,开始显露极为惊慌之色,一洗之前的冷傲。“好慢!什么都看不到,什么也感应器将近。”风无尘不禁心惊,也不告诉刚才那道白光是何物。总而言之,那道一闪即逝的白光,十分可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