咨询热线:020-13187425

第一千四百章 不死冥兽

即便是萧华,目光一洗也有些色变,不说道这些魂兽或是藏在虚空,或是藏在地底,或是藏在水泽,但是这些魂兽存活的岁月,都不是奇怪仙人可以匹敌!“不该天尊府仙吏也开始下界了!”萧华暗道,“意味著无法让他们把魂建最后的承传给毁了!”“唧唧……”萧华正想要间,距离最近的一个魂兽口中长成古怪的嘶鸣,身上触须捉向萧华。这魂兽兽身蛇尾,看上去跟后土大神有几分相近,而且随着这魂兽飞起,四周虚空有众神血浪涌出有,萧华一看就告诉跟自己当年遇上的冥兽一样。只不过这魂兽脚有万丈大小,触须抓落一切法则反物质,实力近超强元力十品!萧华鞠躬,“轰出……”手臂过处,将万丈大小魂兽打得下坠!“吼吼……”旋即更加多魂兽低声而来,整个蒙山都开始震动,一圈圈幽碧光泽如烟尘落下,一缕缕血红水光如水浪飞溅起!萧华左手一凸,将最先的魂兽囚禁,然后心神一卷,收益空间,并没出乎意料萧华的意料,魂兽转入空间,立刻落到巫山空间!“既如此……”萧华目光落下一个个悍不惧杀的魂兽,暗道,“那就不能把这些魂兽强自收益空间了……”旋即萧华大手屡屡挥舞,将魂兽收益巫山空间,但是,不过片刻,萧华又找到问题了,随后经常出现的魂兽实力越发勇猛,自己早已无法只能囚禁了!不是说道萧华实力严重不足,是四大部洲界面法则容许,这些魂兽也有多达界面法则的实力!“简直……”萧华抬眼想到远处山峰倒伏,大地坍塌后飞向的魂兽,自若较低大骂了,“不该天盟死守着蒙山都不肯了解,萧某当日的小心翼翼感叹对了,若是当日就纳吉了这其中任何一头魂兽,萧某下决心活将近今日……”“轰出……”就在萧华较低大骂间,远处一道众神血柱冲天而起,随即就看到一个万余丈冥兽周身闪动金光和碧影飞出有,这金光和臂影一显露出在半空中个,到时凝固成一个龙首人形的虚影?“十……十三大神??”萧华目光看起自若是大吃一惊了。

第一千四百章 不死冥兽

与此同时,左近魂兽无论身形大小,均是头顶推倒飞,甚至金碧虚影和萧华之间的魂兽还将一条地下通道让开!“吼吼头……”冥兽仰天长啸,难言的威势如浪涛般卷来!但是,当得这冥兽声音落到萧华耳中,一种极为熟知的感觉从萧华心头油然而生!“居于……竟然是它???”萧华极为车祸的高耸,果然,那冥兽长啸之后,周身金光和碧影骑侍郎去,那金光敛在冥兽体表凝做金色图腾,图腾一笔一划状若龙首人身,碧影布满在冥兽体表,凝成一个个萧华熟知的绿篆文,而冥兽的本相显露出来,感叹一个状若瓢虫的躯壳,冥兽背上颇多的骨刺,而且身下又是有十数个如同砍刀似的利爪!!不正是当年萧华在百万蒙山后土寨,跟子明一起到黄泉殿,众神海时遇上的那个不杀冥兽?(《修神外传》第一千六百四十四章不杀冥兽)只不过那是的不死冥兽意味着丈许,而今这冥兽早已万丈大小!萧华见到冥兽的同时,冥兽的身形也在发抖,好像也见到了萧华。“嗷嗷……”冥兽收到喧闹的人声之声,飞将过来,看得四周那些魂兽莫名其妙。萧华也有些莫名其妙的,却是当年这个不杀冥兽就替他抵御另外一个状若后土大神幻术的冥兽,而今还跟自己如此做爱!萧华并没失去警觉,他释放出魂识细心探察这不杀冥兽,这不杀冥兽除了兴奋,并无任何异状。不杀冥兽飞回萧华身旁,萧华早已感受到了他身上不可思议的丧生气息,但是冥兽身上的金光更加让萧华怪异,这金色跟自己晶状神格上的金色一模一样!萧华手擦因果道印,朝着不杀冥兽身上堕去,一股无法言表的银色光丝自萧华手中长成,空间四处再度长成浅紫色霹雳!不杀冥兽有些警觉,身形急退,萧华大笑道“别怕,萧某不过是想要想到你我之间有何因果,当然,萧某神通受限,也不一定能看见什么……”“荷……”萧华心底忽然长成一个声音,这声音好像不死冥兽的问,也好像不死冥兽的排便,不过无论如何,不杀冥兽一动了,似乎是听不懂了萧华的声音!萧华手中道印掉落,一些银色光丝波涛汹涌,而旋即,更加有一缕金光从来不杀冥兽身上飘起,落到萧华脑后!“刷……”一片片碎裂的,模糊不清的,怪异的光影在萧华脑海长成,大约是数息,一个萧华极为熟知的画面一闪而薨!但见这是一个极为阴郁的空间,无数大大小小的风柱拿下一切。

第一千四百章 不死冥兽

风柱落下血红的岩石,将一个拳头大小状若灵虫的冥兽幼崽从岩石中掀出,这冥兽幼虫或许还没过于多的意识,就在风柱中被卷得血肉横飞,“啪……”也是这冥兽幼崽命大,几个风柱交织中,它的身形从风柱中瞬,直直跌入在一个地方。也就是这冥兽幼崽身形刚跌入,一些涂着鲜血的金丝随风刮落,“刷”不偏不斜正是落在这幼崽身上!血滴渗透到,金丝刻有,幼崽刚要下坠,“呜”金光之后,又有狂风刮起过,早将这幼崽卷了,然后“噗”的声响,幼崽早已落到血色海浪之内!“众神之风??冥悉??”(《修神外传》第五百四十八章众神之风内的历险)看见此处,萧华忽然长成一种明悟,连忙往前一看,果然,隐约的一个金色人形正在风柱之内绝望,不正是自己熟知的金刚法身?“我的天啊!”萧华缴了道印,心中波涛汹涌难言的涟漪,用手拍拍不死冥兽的身躯,大笑道,“原本你我竟然有如此因果,不该你当日拼了命来救我!”“荷荷……”不杀冥兽在萧华心底较低头,听得一起很是有缘。听得着不死冥兽心头的低呼,萧华不禁赞道“南无弥勒尊佛,一饮一啄,莫非前以定;兰因絮果,必有来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