咨询热线:020-13187425

第991章 沉睡之地!

看起来行驶般,但速度之慢,即便是这把青铜古剑范围广阔,但在超过了行星境界的王宝乐眼中,早已不是当初了。所以只是几个排便的时间,他就早已从剑柄区域到了古剑与太阳的边界处,望着此地,他的脑海显露出有了当年未央族停放此地的那艘极大的战舰。目光从空旷之处洗过后,王宝乐神色如常,一步之下必要就步入到了古剑剑身之地,刚一进来,忽然就有火焰之风扑面而来,大地一片废墟的同时,也不存在了错乱之感觉,有大量的禁令阵法,还有下坠的岩浆。

第991章 沉睡之地!

这一切,对于当初的王宝乐而言,可以说道是步步危机,但对于现在的他来说,一眼就可以看清楚全部,而之所以他没自由选择从古剑另一端剑尖的方位必要步入,也是有原因的。若是必要从那里进来,归属于是外力强破,他要忍受来自剑尖区域的禁令之力,得不偿失的同时,一旦对方早于有打算,还可以在那里展开反攻,而他如果就是指剑柄区域过去,则一切要旨因为这归属于是长时间道路。所以此刻在目光洗过后,王宝乐没半点中断,拎着手中的头颅,必要横跨一处处范围,漠视所有禁令火海,看都不看这里内敛遮住气息,却瑟瑟颤抖骇然行礼下来的火焰生物以及一些灵体,呼啸而过。当年,这些不存在不会对他导致后遗症,可现在,在感受到他气息的一瞬,这些不存在不能颤抖,不肯镇压丝毫,任由王宝乐在这火光间,转入到了剑身腹地内。迅速的,他就到了当年那处获得长老令牌的血湖,再度看见了那极大的尸体以及尸体上一条条飞舞的汗毛。只是在半空眼睛一洗,忽然那些汗毛就全部发抖,竟然齐齐转弯了下去,甚至血海也在这一刻下坠,当初那只极大的蜻蜓状生物,也都渐渐丝了半个头颅,目中带着惊疑,以前所未有的警觉看向王宝乐,从其发抖的身躯,能显现出此刻它的惊慌。“相若通神与灵仙之间罢了。”王宝乐鼓了大笑,目光从那血海内的生物身上挪开,步伐没中断,之后策马,就这样他一路狂奔,看见了很多熟知的场景,也盘旋了诸多当初未曾去过的地方,甚至他都再度看见了万法之眼。曾多次的记忆,显露在王宝乐心神内,使得他在万法之眼海面中断了一下,低头仰望大地上这好像眼睛般的地貌,目中渐渐遮住无法解释之芒。这里,是他一路走过,以如今的领悟去看,依旧看不透的唯一之地,但他明白此刻不是再行搜到底的时机,所以只是洗了眼后,就迈步离开了,此后又经历了几处他看不透的区域,以后他的前方,经常出现了一条长长的冰雪边界,迈步横跨的刹那,经常出现在他面前的,是当初所闻,熟知的冰雪之地。在其前方的远处,有三座数百丈低的极大宫殿!这三座宫殿内,不存在的既是炼,也是苍茫道宫一些老辈修士的深渊疗伤之地。当年王宝乐最多,也就是回到这里,可如今在他目中精芒闪亮,体内道星运转中,他的眼前世界,有些不一样了。在这三座宫殿的后方,原本的空旷被一片雾气弥漫,此雾也许能影响太多人的视线与感官,但却不还包括融合道星的王宝乐,他只是目光一闪,就隐隐看清楚了雾气内,赫然不存在了三座祭坛!这三座祭坛成梯形,最下方的一座,上面有七道身影盘膝冥想,这七人不是尸体,都有生机,虽不是很罄,但从他们的气息去看,都是行星境!且从他们冥想的方位以及环绕着的形状去看,这里似乎之前不是七人,而是九人出环形而跪,此刻较少了两人!较少去的,大自然就是德云子与其师兄,这一点王宝乐很确认,因为在这迷雾前的三座宫殿,他都去过,就算是那最后一座宫殿内的灵池里,虽有修士疗伤,但以王宝乐现在的领悟去回想,那些人,也许不是行星,又或者曾多次是,但领悟似乎因伤势相当严重而跌入。除此之外,第二座祭坛上,也有身影盘膝冥想,且只有一道,哪怕迷雾遮挡,但王宝乐还是能隐隐看清楚,这盘膝冥想者,正是之前对自己幻术使出,且在自己本尊来临后第一时间逃跑的那位少年!此刻这少年也并非闭目,而是露齿着眼,一言不发,却死死的盯着迷雾外的王宝乐,堪称在与王宝乐隔着迷雾,目光毗连的瞬间,这少年突然开口。“阁下已擒获我那受罚的弟子,老夫也已避战,你又忘追捕自此,莫非知道以为,我苍茫道宫已疲惫到,一个行星就可来此侵袭的程度么!”少年声音里带着忍耐,更加有冰寒的杀机似要愈演愈烈,随着爆出,雾气忽然反感下坠,甚至就连外界的温度,也都在这一刻减少了不少。

第991章 沉睡之地!

王宝乐神色如常,虽听见了少年的话语,但目光却将其横过,看向了其身后……第三座祭坛!这座祭坛,才是让他心底猜忌之处,因为在那里……他看见了一道盘膝冥想的身影,这身影全身模糊不清,看不明晰的同时,身上生机与丧生气息云雾,形似整个人正处于阴阳之间,王宝乐只是洗了一眼,双目就不禁痛楚一起,若非体内道星在这一刻飞速旋转消弭,害怕是一眼看后,他的心神就要受创。“星域……”王宝乐心底喃喃,对于苍茫道宫内有星域大能,没什么车祸,实质上也的确是如此,那少年的确是唯一的恒星,可不代表道宫没恒星之上的大能不存在。而似乎,这少年之所以逃往此地,且盘膝冥想等候王宝乐来临后,又讲出那些话语,大自然就是要自恃那星域大能的不存在,来威吓王宝乐。若换回了其他行星,也许知道就被威吓寄居了,但王宝乐眼睛虽痛楚的交还目光,可心底冰寒瞬间愈演愈烈下,仍然考虑到小姐姐,其右手猛地抱住,当着少年恒星的面,不去在乎手中头颅骇然的尖叫声,拼命用力,刹那一捉。轰的一声,惨叫戛然而止,被王宝乐斩杀了身躯,只只剩头颅的那位德云子的师兄,瞬间瓦解,形神俱灭亡!“你!!”当着自己的面,对方擒获自己的弟子,这一幕,让那恒星少年面色一逆,可话语完全是刚爆出,王宝乐早已身体猛地抬起,赶往雾气而来!速度之慢,刹那破开雾气,其身后九颗古星轰鸣,道星幻化,他体内噬种可怕运转,帝铠也随之覆盖面积在身,更加有其体内本命剑鞘震动中,有一缕剑气,从这剑鞘内被王宝乐机车经常出现,顺着身体赶往其右手食指,使得他整个人,如一把出鞘的利剑,无坚不摧,断裂雾气的一瞬,经常出现在了那少年恒星的面前!“你……之后深渊千年吧!”王宝乐声音冰冷,在爆出的瞬间,其右手轰然掉落。那少年却是是恒星,如今又是在自己的主场,此刻面色漂亮间人声一声,坚决自身伤势,双手抱住猛地一手,忽然其身体内就有恒星之芒刹那前行,整个人在这一瞬,如化作了一轮太阳,向着王宝乐反抗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