咨询热线:020-13187425

第661章 师兄救我!

第661章 师兄救我!

王宝乐眼睛睁大,哪怕鲜血还大大从嘴角阻塞,可那气势非但没弱化,甚至还随着话语的讲出,大大地照亮。“这狗屁历练一点都不好玩,老子当初在汨罗林,星齿兽是坐骑,想什么有什么,要不是我师兄非要我来这里历练一番,我显然就不过来!”说道到这,王宝乐爬到跪一起从身上的储物袋里,还放入两个星齿兽的兽核,一个在嘴边吸取用来疗伤,另一个拿着甩伤口。他的储物手镯虽当初给了幻术,可里面装有的大都是法兵什么的之类的,一些其他的天材地宝之物,王宝乐早已汲取了当初储物袋过于的教训,被他集中在了很多随身携带的储物袋里。此刻放入后,一旁吸食,王宝乐一旁怒视悠然道人。“你妹的,我也是脑袋知道被放了,明明那么多游星可以任我去嬉戏,干嘛非要来这苍茫道宫!”王宝乐瞪着悠然,又用力吸食了一口手里的星齿兽兽核,话语伴着整个洞窟,使得急速邻近的悠然道人,在听见后,脚步急剧中断,眼睛猛地睁大,一副好像闻了鬼的神情!身兼未央族,他隶属于第二神王麾下,大自然告诉未央族的第一神王,是如何的妖孽与惊天动地,所以在听见第一神王四个字后,他本能的就心神一如雷。但一如雷之后,对于王宝乐说道的那些,他原本是责备的,却是他的层次不低,虽告诉第一神王,但却不告诉第一神王的名字,可王宝乐说道的煞有其事,这也就罢了,但汨罗林三个字,就决不是联邦需要知悉的了,而王宝乐竟然信手拈来。甚至那随便无比的放入的星齿兽核,也某种程度让悠然道人内心震动,他马上就感受到,这赫然是魂魄仙境中兴的奸兽兽核。这种兽核,随意一个都几近珍爱,却是汨罗林是出了名的护短,而王宝乐竟然拿走了两个,一个吸食,一个甩,这种奢华,让悠然道人心底再行如雷,可就算是这样,他依旧是将信将疑。以后王宝乐眼睛猛地遮住精芒,开口竟然用归属于未央族的语言,也就是胜于无比的冥宗话语,讲出一句话后,悠然道人的内心,才确实引发大浪!“我告诉他你,我师兄在我身上下了福佑,一旦我杀了,他可以马上瞄准这方星辰,以他的神通,只能就可追溯岁月,所以你就算有类似之法避免福佑,你也依旧死定了,你妹的,你责备可以试试看,看我师兄来不出!”这最后一段话,王宝乐几近人声而出有。悠然道人忽然就心绪失调,实质上苍茫道宫虽也有人知悉未央族的话语,但说道的不有可能如此胜于,必定不会有一些口音什么的,可王宝乐这里,不但没丝毫口音,甚至就好像其母语一般,这竟然悠然面色急速变化,不禁回答了一句。“你有什么信物?”眼见自己形似有些唬住了悠然道人,王宝乐心底泊了口气,但神色更加凌厉,绝望的车站抱住后,太早一声。“信物?我师兄没有给信物,他只告诉他我,报他在未央族的名号,这星空内,没有人不敢受伤我丝毫!悠然,今天的事,你必需给我一个交代,道宫这里我不管,但联邦是我王宝乐的重生之地,你区区一个未央族第二神王下的不存在,也敢来动?!”王宝乐告诉苍茫道宫是被第二神王灭去的,也大自然猜中到追捕青铜古剑的未央族,十有,也是隶属于第二神王。“现在,马上给我致歉,然后送上你的赔礼,这件事,我就可以不告诉他我师兄,带着你的死道战舰,给我扯!”王宝乐气势愈演愈烈,话语近于不客气,他很明白,自己只不过有其他自由选择,比如借出师兄的大旗,游说悠然道人,又或者得出一些许诺之类的,也许能更佳的让双方聊天,但他脑海思索后还是退出,因为这不合乎自己的身份。自己的师兄尘青子,作为第一神王,自小姐姐说道的其经历以及汨罗林内的使出,还有王宝乐曾多次的理解,大自然知悉对方是个杀伐冷静,且蛮横到没有天理的不存在,这样的人,大自然是霸道至极,而自己作为他的师弟,如果只能硬了下来,大自然会引人猜测。实质上也的确如此,对于王宝乐的蛮横,悠然道人虽气愤,可又实在这是理所当然,甚至若王宝乐不这样,他终究更加不会猜测,而现在这么骄横,虽悠然道人怒意笼罩,可他还知道有些犹豫了。觉得是王宝乐很精妙的将一些不有可能被外人告诉的词语,夹杂着在了自己的话语中,如同他方才看起来太早讲出的死道战舰,第二神王之类的,就是这样,而这些细节,就堪称让悠然道人被显著唬住。可他不甘心,他的计划是祭拜联邦,自身带入死道战舰内,与其化作一体,借以完全恢复行星境领悟的同时,也能以另一种不存在的方式,向着修行者的更加低处迈向。如果第一神王在也就罢了,他大自然发抖服软,可只是一个结丹修士,哪怕自称为第一神王师弟,且说的煞有其事,可他无法坚信,也想坚信。故而此刻内心绝望中,他目中刹那就有奸芒一闪而过,也知道怎么想要的,身体刹那一晃,必要就到了王宝乐的上方,一只手抱住间,通神领悟轰然愈演愈烈,构成一股吞噬的碾压之力,向着王宝乐这里轰然而来。似要将王宝乐嫁祸般,必要灭杀在此!可就在他抬手掉落的刹那,早于有打算的王宝乐眼睛猛地传出戾意,心底默念道经,在飞速的于心底讲出几个字后,他张口大头一声。

第661章 师兄救我!

“师兄救回我!!”完全在王宝乐开口的刹那,随着其心底道经的默念,忽然天地轰鸣,整个死道战舰抽动,整个苍茫道宫摇晃,整个青铜古剑也都在这一瞬,猛地发抖,一股来自星空深处的意志,在这一刹那拿下星河,复活在了太阳系,复活在了太阳上,复活在了青铜古剑,复活在了……这杀道战舰的地窟内!轰出!这意志之强劲,可怕到了淋漓尽致,甚至隐隐的,王宝乐都听见了一声冻哼,这竟然他心头狂震,暗道会知道睡了吧……可如今他也没有思绪去考虑到是不是睡了,当真按照以往的经验,这气息都是瞬间而来,又瞬间消失,在如今这个情况下,当作吓唬人是最差不过了。事实上也的确是这样,悠然道人差点就被吓的魂飞魄散,特别是在是这道经内蕴藏的无法解释之力,让他心神再行被反感震惊中,产生了反噬,使得他涌出一口鲜血,神色内遮住骇然之意,可他竟然没前进,而是目中遮住豁出去的可怕,依旧在这一刹那,向着王宝乐必要轰去!“王宝乐,你要感叹第一神王的师弟,就一定有杀手锏,你进行的这气息虽可怕骇人,但……老夫上告,来啊,只要你能在这一击下不杀,老夫马上就回头!反之……你就是骗的!”悠然道人早已可怕,他心底实质上早已信了六七分,特别是在是那道经之力,堪称让他心神此刻都在发抖,好像身体有另一个声音,在大大地尖叫声,告诉他自己要马上离开了,否则必死无疑!可他却被迫使出,他筹划了这么久,决不甘心这么退出,所以……如果知道是命运如此,他的自由选择就是逆命而行,杀也何谓了!“怎么这么轴啊你!”王宝乐心底沮丧无比,他实在自己的演技早已很极致了,就连道经都用出来了,可没想到这悠然道人,竟然这么的可怕。而他也马上思维过于多了,在那反感到了淋漓尽致的轮回危机下,在那全身血肉都在发抖的惊悚片下,王宝乐目中也遮住可怕!“拼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