咨询热线:020-13187425

第六十七章 死战!

此刻已是黄昏,但散发出却没熄灭过于多,池云雨林内干燥炎热下,形似可以让所有在内之人,都止不住的眼泪汗水,打湿衣衫。惟独在之前众人激战之地,也许是此地的丧生气息,又或者是王宝乐与那老者之间的杀气冷冽,竟然使得此地或许有些阴冷,与四周隐隐有所不同。如果说最先的时候,王宝乐在这些黑衣人的目中,只是一个陌生的学子,就好像刚宽出有牙齿的小老虎,没过于多的威胁的话,那么此刻……当他倒数擒获了近三十人,短短的一天时间,经历了无数轮回磨练,经历了血雨腥风后……在老者的目中,王宝乐早已不一样了,他尽管还是圆圆的身躯,可在老者的心里,警惕性早已提升到了仅次于程度,哪怕他的领悟远超过王宝乐,也依旧凝重无比打起十二分精神。觉得是在他的这一生中,根本没遇上过如王宝乐这样的凶狠之人,某种程度对敌人直言,对自己更狠。而他心里也有沮丧,实质上若非之前那蚊子的经常出现,且没想到就是盯着他,那么眼下王宝乐早就刺死当场,只是他记得了一点,并非只有他这里运气很差,王宝乐如果之前没有遇上那七条红骨白婴蛇,一旦逃离包围圈,那么结局……也许与现在劣没法过于多。此刻老者浅吸食口气,随着拳头的握,他四周的暴风愈发反感,法器之力被他几乎唤起出来,整个人全身气血笼罩,筋骨紧绷,好像箭一般,蓄势待发,随时可以暴起。被他的目光盯着,就好像被箭矢瞄准,王宝乐扭转局势粗重而短促,他如今伤势积累在一起,哪怕之前有丹药减轻,可却没有时间睡觉,以至于伤势只是被压下来罢了,承托他的除了求生存的性欲,就是那执著结实的意志力。他很确切,一旦虚弱,自己害怕是马上就不会昏倒过去。“速战速决!”王宝乐目中寒芒乍现,身体一跃猛地前进,瞬间踩在一颗大树上,这大树砰的一声轻微的摇晃中,王宝乐借力速度更加慢,上前赶往老者,右手堪称抱住间,赫然有七八把飞剑,火光而出有。其中紫色小剑,赫然在内!老者目光暴闪,在王宝乐后退的一瞬,身体早已抬起,好像化作一只猎鹰,火光而来,右手抱住猛地握,忽然其拳套就有蓝光一闪,竟然化作了一道光幕盾牌,向着到来的飞剑拿下。相比之下看去,他们二人好像两道流星,刹那碰撞!“轰!”王宝乐较低头,忽然紫色小剑四周的七八把飞剑,全部爆开,化作大量碎片火光间必要就撞到在了老者的拳套盾牌上,这盾牌光幕忽然变形不大位,被紫色小剑必要击穿,向着他的胸口,刹那而来。老者冻哼,虽显现出这小剑不错,告诉这一定是与自己的拳套一样的二品法器,可他更加明白,不是真息,显然就无法极致灵活性操纵法器,想闪避难于,此刻一晃之下,右脚早已抱住,好像带着万钧之力,隐隐爆出音爆,骑侍郎出有高温散发出,赶往王宝乐费孝通去,堪称在跳出的瞬间,他的鞋尖一闪,竟然有一根黑色的螫,必要弹头出有!这一切都是弹指之间再次发生,王宝乐目中带着豁出去的凶狠决绝,竟然从不闪避,拼成着被老者一脚踢在腰部,骨头爆出咔咔声,堪称被那螫直接插入血肉中,他口中鲜血大量涌出,可非但没前进,反而一把逃跑老者的脚,体内噬种瞬间愈演愈烈。

第六十七章 死战!

“给我杀!”这噬种的愈演愈烈,爆出的吸力,让老者面色一逆,身体不由自主的被牵涉中断了一下,眼见紫色小剑赶往胸口,他内心咯噔一声,可这老者战斗经验极其丰富,战力又强劲,在这危机关头他额头青筋张开,低声中身体顺势凌空,带着拳套的右手必要抱住,竟然急速无比的一把逃跑了紫色小剑,目中遮住凶恶。“停车!”这拳套残暴无比,在这一刻闪亮出刺目的蓝光,似乎是愈演愈烈出有了全力,一把逃跑了紫色小剑,急忙将其反刺王宝乐,可就在这时,那与拳套一样不错的小剑,或许机有外壳,实质上却很不牢固,居然……被老者一出纳,必要抓碎,化作无数紫色的碎片,向着四周急速四溅!!这一幕,哪怕是老者自己也都一愣,旋即面色狂变,拼成了一切较低头,拼命一脚追赶王宝乐,可哪怕他半步真息,也因小剑碎片就在眼前,显然就马上闪避所有,刹那间就有一道碎片从其脸颊飞速擦过。一阵麻木感,让老者倒吸口气。“你毒死!!”他身体急速前进,体内领悟运转,关上气血,急忙放入止痛丹,可就在这时,王宝乐厉笑一声,也刹那冲向。这是他之前与老者一战后,逃离时为其打算的杀手锏。

第六十七章 死战!

毒,是白骨红婴蛇尸体内的毒腺,而那紫色小剑原本牢固无比,可王宝乐为了让老者出乎预料,所以凭着他法兵系的学识,生生将那紫色小剑内部嗣后做到转变,藏下毒液后,更加让其逆的动荡易爆,所以才有了方才的一切!就秋风孔的增幅起到都被他抛弃,防止被老者有所警觉,却是烧焦后的碎片多,更加有机会受伤到老者。此刻哪怕他腰部鲜血淋淋,可在这生死关头,他也顾不得过于多,噬种再行一次愈演愈烈,竟然急速的加深距离后,不给老者不吃止痛丹的机会,急遽附近,一拳挥出。“你不也一样毒死了么!”王宝乐扭转局势中,早已察觉到自己腰部伤口已就让感官,眼前阵阵浑身,明白老者那鞋中藏着的烙,沾着毒液!老者额头冒汗,面色再行逆,想绝望,可这一瞬的王宝乐早已发怒,噬种屡屡愈演愈烈,吸扯间老者无法起身,他的擒又十分诙谐,整个人发怒拼成了所有,那股杀也要纳着老者一起的疯狠,使得老者苦于应付,取不出止痛丹。“就想到,我们谁先毒放!”王宝乐咬牙道,再度上前,施展擒拿术,与这老者死死的卷曲在一起。“你这个疯子!”老者气急败坏,感受到自己的伤口或许正在肿胀,特别是在是全身都在剧痛,且显著的这毒液正在飞速蔓延,他忽然心慌,低声中马上使出,炮击王宝乐。王宝乐涌出鲜血,可目中却带着不惜一切的可怕,竟然一头撞到在老者的额头上,狞笑较低头。“来啊,要杀死你家王爷爷?”老者身体发抖,此刻轮回危机下,他也可怕一起,右手握,再度炮击,可近距离的擒,是王宝乐的擅长于,此刻忍痛着头晕眼白,忍着被老者炮击一拳,鲜血中一把逃跑老者手腕,蓦然一敲,身体顺势拼命一顶,必要轰出在老者裆部。“和你家王爷爷比狠?老贼,我比你年长,我完全恢复的慢,你一定比我先毒放!”王宝乐口中带着鲜血,使出下言语还带上心理攻势,老者收到凄厉的惨叫,目中赤红,再度可怕,迅速的二人就跌倒在地,大大地缠斗打斗在了一起,看上去已不看起来补脉高手在搏斗,更加看起来地痞一般的撕扯。可这撕扯没持续太久,迅速的,在老者的一声疲惫惨厉的人声下,他竟然必要取下了自己被王宝乐逃跑的左手,身体踉跄前进,再一摆脱了王宝乐的纠结。此刻的王宝乐也已油尽灯枯,盼再行去制止,可躺在那里,全身发抖,面色绿白,已无能为力,再行看那老者,此刻半个身体竟然都肿胀,惊慌中放入止痛丹,发抖的想放到嘴里,可还是晚了,身体猛地一抖,止痛丹坠下在地,他的身体肉眼可见的,全身正在融化……血肉消失,经常出现了红色的骨头……“王……”临死前,他死死的盯着王宝乐,惨笑一声,头颅融化。眼见老者凄厉丧生,王宝乐艰苦的扭转局势着,拼命一嘴巴舌尖,绝望着爬到了过去,口中已爆出无意识的喃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