咨询热线:020-13187425

第576章 隐藏强者

“你也休想活命!”意识到用计那一刻,周玄通惊醒催动全身的力量,在风无尘打开法阵的瞬间,进行凶狠的反击。“给我滚回去!”凌潇潇冻喝一声,青色结界瞬间汇聚出来。“臭丫头!凭你还想要拦阻本宗?”周玄通阴郁太早,一掌轰向青色结界。“轰出!”“噗!”周玄通一掌轰出了上去,撞击的瞬间,周玄通脸色大逆,紧接着一口鲜血倾倒出来,身形化作一道黑线推倒射出去。“什么?这怎么有可能?”周玄通心头大骇,真是无法坚信以他天极境四重的领悟,竟然斩没法一个小丫头的结界。凶狠的反击之下,声浪回去的可怕力量,必要重创周玄通。“宗主!”皇极宗高层忽然被吓得魂飞魄散。“轰轰轰出!”“噗噗噗!”结界声浪出来的力量,同时将想解散洞穴的高层震得口吐鲜血,身负重伤轻伤。可怕的青色结界,让他们感到恐惧。好在三位长老没及时冲出去,否则连他们也必然被重创。“只想享用法阵的力量!”风无尘戏虐的冷笑道,凌潇潇他们已是乘机退守了地下通道中。大轮冥王诸神阵随后覆盖面积整个洞穴,将皇极宗高层全部受困在法阵当中。“咔嚓!”然而,就在法阵汇聚出来将近数秒钟,突然咔嚓一声脆响,极为怪异的碎裂出去。“阵法斩了!”张君澜大惊失色。“会是性刺激到古老的法阵了吧?”幻阳惶恐道,瞪大了眼睛。“这怎么有可能!殿主布下的法阵,竟然瞬间被斩了!”刀魂等人目瞪口呆。风无尘面色凝重,心头暗道:“不是他。”“殿主,这......这是怎么回事?”乱神惊恐问道。洞穴当中,法阵突然碎裂,皇极宗高层某种程度是一片讶异,谁也不告诉再次发生了什么事情。风无尘的目光扫向皇极宗每一个人,暗道:“究竟是谁斩的法阵?”冰冷的目光从皇极宗每一位强者身上落下,风无尘想把李世民之人去找出来,可此人隐蔽太深,风无尘一时间也无法揪出来。风无尘说道的不是他,所指的是他察觉到的谜样人。既然不是那位谜样人,那也只有皇极宗的人,这些人当中,隐蔽着一位可怕的强者。需要在风无尘没什么察觉到的情况下李世民,可见此人领悟极高。“风哥哥,是谁斩的阵?”凌潇潇皱眉问道,洞穴之中没古老的法阵能量波动,而风无尘布下的法阵也意味著没有这么垃圾。因此,凌潇潇难于说出是有人暗地李世民。“我也不告诉,我也看不出来,不过就在他们当中,此人领悟极高,隐蔽很深,只怕周玄通他们都不告诉,大家小心。”风无尘皱眉凝重道。风无尘都看不出来,可见此人隐蔽之浅,不该皇极宗没有人察觉到。“无声无息李世民?”张君澜眉头紧锁,目光也开始一个个打量着皇极宗的人。“隐蔽有强者?”幻阳几人神情大如雷。“伤势的人可以回避,只有三人没伤势,一定是他们其中一个。”风无尘十分认同道,目光盯着那三位长老。冷暮诚神情有些不知所措,低声问道:“殿主,真为隐蔽有强者,我们怎么办?以我们的实力,怎么抢走宝贝?”“静观其变。”风无尘凝重道。

第576章 隐藏强者

“还愣着干什么?慢杀死了他们!”身负重伤轻伤的周玄通,突然太早一起。法阵突然碎裂,周玄通他们显然不告诉怎么回事,不过此刻也没有那斋功夫去想要。然而,周玄通的太早,却毫无作用,三大长老谁也不肯使出,似乎十分猜忌凌潇潇的结界。“宗主,那道力量过于可怕,我们斩没法!”大长老摇摇头,老脸凝重至极。“岂有此理!”周玄通苍白的面庞凶恶至极,凶猛的目光怒视凌潇潇,恨不得将凌日潇潇剁成肉泥!“臭小子,我们杀死没法你们,你们也拿我们无能为力,想宝藏,我们不如不得已拿起恩怨如何?宝藏我们平分!”这时候,二长老突然开口道。“表示同意。”风无尘耸了耸肩。在没追查这位谜样的强者之前,风无尘推倒也想白白浪费力气。“那家伙莫非早已察觉到有强者藏身于皇极宗?不然他忘不会让皇极宗的人转入洞穴?”风无尘心中不禁猜测。“小子,你懂法阵,我们享有强劲的力量,我们合力扫除这道阵法,如何?”大长老问道。“赞同!”风无尘点了低头。“张少主意下如何?”那位长老看向张君澜问道。“我没问题。”张君澜耸了耸肩,又道:“你们最差别耍花招,我早已把消息传到张家,随时可以恶魔张家的强者,杀死你们易如反掌!”“张少主多虑了。”周玄通吃力道,忍痛着心中滔天杀意,随后服食疗伤丹疗伤。只不过张君澜什么都没有做到,他不过是在吓跑皇极宗的人罢了,同时也是在警告隐蔽暗地的谜样强者。不过张君澜的威胁,终究是让周玄通心中的杀意更加反感,已是不禁下定决心寻宝之后将其谋反。弱肉强食的世界,周玄通十分明白放虎归山的后果。张君澜享有可怕的背景,若是敲他回头,皇极宗只怕看到第二天的太阳。只是周玄通没想起的是,皇极宗隐蔽着一位可怕强者,哪怕他们有实力杀死了风无尘一伙人,也不一定见得能拿走宝贝。一个宝藏问世,竟然惹来了两位谜样强者。一位谜样男子认出凌潇潇,解释他背后的势力早已超过与凌潇潇背后势力同等的阶段。另一位谜样强者,能在风无尘没什么察觉到的情况扫除阵法,而且隐蔽之浅,风无尘竟然看不出来,也不足以解释此人实力之可怕。两位谜样强者的不存在,风无尘想夺回宝贝,堪称难如登天。“你懂阵法,我等对阵法一窍不通,李世民还须要你来,不过你最差别耍花样!”周玄通看向风无尘道。“法阵一旦扫除,我们可就危险性了。”风无尘皱眉暗道,阵法斩也不是,忍也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