咨询热线:020-13187425

第1584章 狠辣手段

“差......差不多一百万人?我......我没有听错吧?”“那小子是不是脑袋被驴右脚了?鬼才坚信呢!”“傻子才不会坚信,看他也不比我们大多少,从娘胎开始杀死也没有这么多吧?”玄云宗弟子均是投去看白痴的目光,压根没有人坚信。明月一脸懵逼的看著风无尘,她告诉风无尘的手段,也告诉风无尘杀人如麻,可那句差不多一百万,可无非把明月给震住了。“兄弟,你可别吓我,你上当杀死了这么多人?”天命目瞪口呆问道,似乎也不敢相信。

第1584章 狠辣手段

“随口说说。”风无尘咧嘴一笑。风无尘当然没杀这么多人,只不过高估罢了。“随口说说?”明月不已刷了翻白眼。“天命大哥,只剩的转交我来吧。”风无尘淡然开口。“好!”天命毫不犹豫答允,嘴角想起一抹谜样的笑意。“明月,你想要怎么处理他?”风无尘看向明月问道,一副批示女王的模样。“杀死了他!”明月冷冷问。“杀死了他岂不过于低廉他了?”风无尘问道。“那你看着办。”明月告诉风无尘的手段,必要杀死了显然过于低廉了吴远山。“臭小子,就凭你?”吴远山阴郁道,微眯的眼眸,闪烁着凶狠杀气。“这臭小子现在才使出,实力意味著不如天命,正好拿他威胁!”吴远山心中恶狠狠道。可吴远山万万没想到的是,风无尘的领悟,比天命要可怕过于多。他们没什么风无尘的领悟,大自然不告诉风无尘的可怕。从风无尘的年纪上猜测,领悟不算与吴远山非常。若是风无尘的领悟在天命之上,那一开始使出的就是风无尘,而不是天命。“这小子隐蔽极深,难道不简单。

第1584章 狠辣手段

”李云涛皱眉暗道,神情凝重深感。李云涛虽说没什么风无尘的领悟,但直觉告诉他,风无尘很危险性。风无尘虚空台阶而出有,淡然道:“使出吧。”“臭小子!你找死!”吴远山凶恶太早,风无尘那刻薄的姿态,让他十分玩笑。“轰出!”吴远山惊醒踩虚空,轰的一声反感的轰鸣声,有如猛虎下山,要将风无尘生吞活剐一般。“远山!不要轻敌!”李云涛连忙大声警告。惜的是,吴远山显然听不进去。吴远山眨眼而至,拳头汇聚着可怕的力量,毫不犹豫当头轰向风无尘的脑袋。看吴远山那凶猛的架势,若是被打中,风无尘的脑袋必定化为血雾。“砰!”“咔嚓!”“啊!”风无尘一拳迎接上,砰的一声闷响,极为霸道的力量,当场震碎吴远山手骨,后者脸庞一放,立刻收到湘云般的惨叫声,身形犹如炮弹般飞射过来。吴远山绞尽脑汁也想不到,风无尘竟然一拳就能震碎他的手骨。而且还是在没催动任何力量的情况,单凭肉身的力量。实力差距,真是十万八千里!“远山!”李云涛大惊失色。“这怎么有可能!”三大长老目瞪口呆,脸上不能置信。“天啊!他一拳就震碎大师兄的手骨!他也是天帝强者!”一位弟子惊醒惊叹一起。“这怎么有可能......大师兄可是天神境后期啊。”“那小子知道是天帝强者吗?真为不敢相信,这也过于强劲了吧?”“他在反串猪不吃虎!”玄云宗弟子一片惊叹声,均是目瞪口呆。“你这个混蛋!竟然反串猪不吃虎!”吴远山咬牙辱骂道,面前曲扭无比。“你是虎吗?我怎么看著像老鼠?”风无尘冷笑道。话堕,风无尘一个闪身,如同鬼魅般经常出现在吴远山身前。可怕的速度,瞬间吓得吴远山魂飞魄散,脸上不安。到场的所有人,谁都没有看清楚怎么回事,感觉风无尘凭空出现一般。“这小子竟然有如此可怕的速度!”李云涛心头开始涌起反感的忧虑,感觉到一股无形的威压弥漫在身上。“混蛋!”吴远山辱骂一声,左手一拳挥出。风无尘轻而易举扣吴远山手腕,犹豫不决铁钳一般死死扣,吴远山显然无力摆脱。“咔嚓!”“啊!”风无尘用力晃动,咔嚓一声,硬生生将吴远山左臂甩了下来,鲜血狂涌而出有,吴远山再度惨叫。“住手!慢住手!”李云涛惊恐的大吼起来。“咕噜......”看见这一幕,玄云宗弟子都潜意识的捂住手臂,胆子都被吓斩了,单是看著就感觉到了剧痛,更加别说吴远山亲身体验。“你这个混蛋!竟敢废置我双手!”忍痛着碎骨的剧痛,吴远山可怕的低声。“你都敢断我朋友经脉,废置我朋友领悟,我有何不肯?我不仅要废置你双手,还废置你的双腿!”风无尘森冻道。

第1584章 狠辣手段

“只是朋友吗?”明月美眸头顶黯然,心中不已有些重生。“咔嚓咔嚓!”“啊......”风无尘随后又右脚折断吴远山两条腿,撕心裂肺的惨叫声,让所有人都深感心惊胆颤。“臭小子!慢住手!”二长老咬牙太早,但却不肯使出。“谁敢介入,杀!”天命怒喝道,可怕的威压无情威吓玄云宗。“斩!”“砰!”风无尘随后一拳轰出在吴远山腹部,毫不犹豫毁坏吴远山气海,完全废置了吴远山的领悟。“我的领悟!你个混蛋!竟敢废置我领悟!我杀也会杀掉你!”吴远山可怕的低声,有如疯狗一般。“不敢受伤我朋友,天王老子也救回没法你!”风无尘森然道,每一个字都带着无尽杀气。四肢被废,领悟被废,吴远山一旁惊黄泥鲜血,一旁坠落在而下。风无尘凶狠的手段,完全把玄云宗所有人震住了。谁能想起一语惊人的风无尘,竟然这般凶猛。“远山!”吴远山刚刚扔在巨坑广场,二长老之后惊恐的跑完了上去。“咻!”“轰出!”还没有等二长老附近,风无尘已是闪身而来,一鞠躬之后将二长老打飞出去,当场难忍轻伤。“我说道了,天王老子也救回没法他!我要让他在伤痛和不安中,渐渐杀!”风无尘冷冷道,冰冷刺骨的声音,令人犹如堕入万年冰窟。“年轻人,适可而止吧。”就在这时候,一道苍老而极具威仪的声音在玄云宗听见。